5名渔民诉康菲漏油案开庭

2017-01-22 10:37

康菲石油渤海湾漏油事件5年来引发诉讼不断,又有一起渔民索赔案开庭审理。

记者从该案律师王海军处获悉, 12月9日,刘占宽、刘仕全等5名天津养殖户诉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通海水域污染损害责任纠纷案,于天津海事法院开庭。

此时,距离5名原告初次起诉,已经过去了3年。他们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康菲公司和中海油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并承担诉讼费用,并将渤海生态环境修复到漏油之前的状态。

2011年6月,康菲石油与中海油合作开发的渤海湾蓬莱19-3油田发生溢油事故,造成油田周边6200万平方公里海域海水污染,事后,康菲公司被认定为责任方。辽宁、河北、天津、山东等地渔民因此蒙受巨大损失,并多次提起诉讼要求赔偿。

诉求:索赔20万,生态修复至污染前状态

漏油前皮皮虾一天能捞一百多斤,现在也就几十斤,还有油味,卖都卖不出去。 作为原告之一的渔民刘占宽说,他17岁上船,如今已62岁。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2011年6月,位于渤海的蓬莱19-3油田发生溢油事故,后经国土资源部、环保部、农业部等多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认定,这一事故最终造成6200平方公里海域海水污染,其中,870平方公里海域海水受到重度污染。

该油田由康菲公司与中海油合作开发,溢油事故发生时,油田的作业者为康菲公司。调查报告认定,康菲公司承担溢油事故的全部责任。

刘占宽等5名渔民提交的起诉状称,他们是依法享有渤海湾捕鱼权的渔民,因受油污影响,事故发生后,每日捕捞量锐减,漏油事故给海洋渔业造成巨大损失。刘占宽等人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康菲公司和中海油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此外,起诉状还请求法院判令,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将渤海生态环境修复到漏油之前的状态。

恢复环境既是私益,又是公益。事故调查报告出来之后,关于漏油修复成什么样子,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正式的报告。 王海军称。

康菲石油的答辩状显示,事故发生半年多后,2012年1月21日,康菲石油和中海油与农业部签订了《关于解决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渔业损失赔偿和补偿问题的协议书》(下称《协议书》)。根据该文书,康菲公司已经全额支付10亿元人民币,用以赔偿和补偿可能因漏油受到影响的周边养殖生物经济和天然渔业资源。

《协书议》规定,农业部负责协调河北、辽宁当地政府做好该地区养殖渔业索赔资金的发放落实。另规定,农业部应当用该项资金组织开展天然渔业资源修复和养护工作,解决捕捞渔民相关损失等问题。

康菲公司提出,刘占宽等人的诉讼请求正是农业部通过各项努力已经解决的问题,他们是重复追索。

不过,央广网此前报道,同在渤海沿岸的山东和天津并不在此次赔偿之列。

刘占宽等人的代理律师王海军称,几位天津渔民从未拿到任何赔偿。王海军质疑:海水是流动的,也受风向影响,但天津和山东的渔民并未被列在行政赔偿之内,我认为这是存在问题的。

5年来数百位渔民曾提起诉讼

其实我们背后是100多户天津渔民。王海军称,早在2013年时,他就曾代理包括刘占宽等5人在内的天津多户渔民起诉康菲石油的案件。

据央广网报道,当时,天津的107位渔民和310多位山东莱州等地的渔民就曾向法院提起索赔诉讼,索赔的总额达到人民币10亿元。

因一直未获立案,天津的部分渔民们向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天津海事调解中心申请调解。王海军提供了一份天津海事调解中心2013年6月9日出具的《调解征询意见函》,该函显示,刘仕全等43人就渤海湾漏油事故索赔提出调解申请。但是被告对调解置之不理。王海军说。

2015年,刘占宽等人再次提起诉讼,并于同年7月获法院立案,原告方只剩5位渔民。

主要是预缴诉讼费的问题,渔民压力比较大,如果法院支持,更多人看到希望之后,才有继续的动力。王海军说。

事实上,自漏油事故发生后,河北、天津、山东等地,数百户渔民及养殖户先后开始维权。5年来,围绕这一事故的官司从未断绝。

据新华网报道,溢油事故发生后,栾树海等21名养殖户没有参与行政协调赔偿补偿,于2011年底向天津海事法院起诉康菲公司、中海油公司,请求该两公司连带赔偿养殖损失。该案于2014年底开庭,公开审理两日。

2015年10月30日,天津海事法院作出判决,判令被告康菲公司对栾树海等21名原告承担赔偿责任,赔偿原告1683464.4元。

据法制网报道,栾树海等21不服上诉,2016年9月29日,天津高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这也是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系列案中首例受理并作出终审判决的案件。

除了当事渔民,公益组织也动作频频。

据新京报报道,2015年7月,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诉康菲石油、中海油的环境公益诉讼立案,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使渤海湾生态环境恢复到事故发生前的状态。

这是围绕这起重大污染事故首个正式立案的环境公益诉讼。

康菲石油复产也曾引起较大争议。早在2013年,中华环保联合会委托律师对国家海洋局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国海洋局批复康菲复产的决定违法,该行政公益诉讼被法院驳回。当年2月,山东籍律师汤华东和孙鹏也曾向国家海洋局递交申请书,要求公开许可康菲石油复产的核准文件。